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廉政教育 > 廉史镜鉴

红色旅游岂容“黑手”玷污

【字体: 】 【编辑日期:2017-3-9】 【作者:中国纪检监察报】【阅读:

红色旅游岂容黑手玷污

——江西省乐平市旅游局原局长潘金华违纪问题剖析

在江西省乐平市旅游局原局长潘金华看来,红色旅游项目是个资金支取自由安全度高的领域:资金多由上级专门拨付,当地领导一般不会过问;和红色沾边,纪检监察机关不会重点监管,审计部门也会一路绿灯,做些手脚不会让人察觉。于是,他将黑手伸向其负责的方志敏烈士故居、红十军建军旧址等红色旅游项目,主动索贿8.6万元。天网恢恢疏而不漏,201510月,潘金华因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乐平这几年,红色旅游势头强劲。作为旅游局长,我本该竭尽全力做好协调服务,但我却因一时贪念,胡乱伸手,不仅害了自己,更让红色旅游发展受阻,我愧对家人,愧对组织。这是江西省景德镇市乐平市旅游局原局长潘金华近日写下的忏悔。

心口不一,红色旅游项目也敢伸黑手

潘金华是乐平老资格的正科级领导干部,他1982年参加工作,身上有一股闯劲。1992年任有线电视筹建办主任时,为事业发展,他敢以自家房屋为抵押,从银行贷款购置50多万元的电视器材,并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发展起一万多有线电视用户。2002年起,他开始担任旅游局局长,依然雄心勃勃,很快就建成了几个国家4A级景区。

然而,在2012年过了50岁之后,潘金华自感向上的空间不大了,干事的激情逐渐消退,思想更是迅速滑坡。但恰在这时,江西着力打造红色旅游,乐平界首村红十军建军旧址、篁坞方志敏故居和赣东北特委旧址被列入总体规划,成为省级扶持项目,总投资约1217万元。为此,乐平成立了红色旅游项目部,潘金华作为法人代表,负责其中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招投标、工程预决算中涉及支付工程款等事项,建设资金达406万元。

看到丈夫大权在握,潘金华的妻子不无担心,曾和家人一起告诫他:人要知足常乐,不能有非分之想。现在的承建商无孔不入,你负责这些项目,千万要抵得住诱惑,稳得住心神,不该拿的一律不要乱拿!潘金华虽口头答应,内心却不以为然,总认为自己努力工作几十年,临了提拔无望,现在命运安排自己负责项目,正好可以在经济方面补偿。

于是,他把家人的规劝抛到九霄云外,不仅没有做到妻子要求的拒贿,反而玩起了索贿的把戏。他先是以单位办公经费紧张为由,向承建赣东北特委旧址停车场的城效村委会索要3万元,继而编造驾驶员出了事故需钱急用的谎言,向消防设备采购商彭某索要了3.4万元。更有甚者,他竟借口打牌忘了带钱,向项目承包人彭某某索来2.2万元。这8.6万元,被他瞒着家人很快挥霍一空。

据潘金华自己交代,之所以敢主动索贿,就是认定这些人在项目中赚到不少钱,自己敲些竹杠不过是分点红而已,况且他们工程款结算也需自己出面协调,也算是麻烦自己的一点犒劳和回报。

心存侥幸,高压反腐态势下依然不收敛不收手

潘金华收受的8.6万元,均发生在2013年和2014年期间,属于顶风违纪,是典型的不收敛、不收手。

他为何胆大包天?

落马后潘金华忏悔说,在他看来,红色旅游项目资金多由上级部门拨付,当地领导一般很少过问;和红色沾了边,出于对革命先烈的景仰,一般人很难将这庄严神圣的领域和贪腐挂钩,纪检监察机关也不会把烧到此处,财政审计部门大都不会重点监管,而是一路绿灯放行。旅游局和项目部的其他人员,难以对自己这个一把手形成监管,在这样一个我的地盘我做主的空间里,做些手脚外人根本不会察觉。至于那些承建商,有的是自己的同学,有的和自己称兄道弟,关系都非常亲密,他们靠这些项目赚了好多钱,更何况在工程进度协调和工程款结算等方面,自己也出了不少力,他们不会出卖自己!

就是这样的错误认识,让潘金华心存侥幸,甚至有恃无恐,在违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20159月初,承建赣东北特委旧址停车场的城效村委会3名村干部接受组织调查后,潘金华的妻子和单位的班子成员、会计都询问过他是否和他们存在不正当经济往来,是否需要向组织坦白,都被他矢口否认。9月中旬,按照上级部署,乐平市要求各单位领导干部对违规插手工程建设领域问题进行自查自纠,并明确凡在9月底自动退出的,给予宽大处理。但潘金华依然无动于衷。就这样,一次次葬送了自我救赎的机会。

办案人员告诉笔者,在潘金华的办公室里,有一张他和几个同学的合影,其中两个人早些时候已因贪腐问题被判刑,按常理多数官员是忌讳公开摆放的,但潘金华一直不以为然,这到底是反映了他对同学情的重视,还是表明他相当自负,低估组织的调查能力,认为被抓的都是无能之辈,而自己可以一直瞒天过海,不会被揪出来?

聪明反被聪明误,机关算尽,反误了卿卿性命!

心如刀绞,无知无畏换来悔已晚矣

在接受组织调查后,潘金华幡然醒悟,用心如刀绞来形容自己的心情。他的忏悔书字字泣血:我透过宽不盈尺的小窗,数过窗外小树上片片落叶挥舞坠地,看过落日余晖一寸寸移动、消失,听过树上的鸟儿鸣叫着栖息、离开。我想,叶子凋零了明年会再重绿,太阳下山明早会重新日出东方,鸟儿飞去了还会飞回,可我的人生呢,有轮回吗?我想,现在的亲友都忌讳提到我的名字,妻子走在路上看见熟人也一定会绕道而行,这都是我带给他们的耻辱和伤痛。想想国庆节时,周岁左右的外孙女围着我绕膝,甜甜地喊外公、外公,我脸上笑开了花,可这天伦之乐的情景,要待多少年后才能重现?当她知道我这个外公做的不光彩的事,她幼小心灵里的阴影面积该有多大呢?

可惜,他的悔悟来得实在太迟!

执纪人员介绍,潘金华走上违纪道路,完全是因为无知无畏,不去学习,使得思想的总开关松了。

执纪人员曾找旅游局班子成员和干部职工了解查证,自2012年以来,该局总共才召开12次全体干部职工大会,学习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方面的内容更是寥寥无几,就连市委明文要求的一把手讲廉政党课,潘金华也多是一句带过。而平常,潘金华一到办公室,就关上门上网打游戏,打得天昏地暗;一下班就找人玩麻将,玩得忘乎所以。这样的人生态度,与盲人骑瞎马无异,其结果必然是自毁人生,葬送曾经的幸福与自由!